——访复旦大学计算系统生物学中心特聘教授大卫·韦克斯曼

文 / 吴星铎 摘自《国际人才交流》2014年第3期

农历马年春节前夕,2014年1月20日,也就是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同在华部分外国专家亲切座谈的前一天,笔者在北京外国专家大厦对大卫·韦克斯曼(David Waxman)进行了专访。大卫给人的印象是一个典型的英国学者,浓重的伦敦腔,犀利的言辞,他不同于其他受访者的地方是,他不只是回答问题,而且善于发问、辩论。这位计算机系统生物学家是出席此次春节前夕外国专家座谈会的63位优秀外国专家代表之一。

1月21日上午,大卫·韦克斯曼在北京外国专家大厦参加外国专家座谈会,星铎摄于茶歇期间

1月21日上午,大卫·韦克斯曼在北京外国专家大厦参加外国专家座谈会,星铎摄于茶歇期间

大卫·韦克斯曼指导学生做课题

大卫·韦克斯曼指导学生做课题

“我很荣幸能够参与并见证中国的历史。

” 1月21日下午,农历马年春节来临之际,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同在华部分外国专家亲切座谈。李克强代表中国政府向所有在华工作的外国专家、国际友人及其亲属致以诚挚问候和新春祝福。“某种程度上,我们每个人只是历史上的一个小碎片。有机会在中国这样的国度,参与重要的事件,是很独特的经历。我在自己的国家,很难有机会见到女王,或者其他的首脑。”这是大卫参加春节前夕外国专家座谈会的心情,“我很荣幸能够参与并见证中国的历史。”他说。参加这样重要的活动对于大卫来说并不是第一次。2012年12月5日,习近平担任总书记后的首次外事活动,就是在人民大会堂同来自16个国家的20位外国专家进行座谈,大卫·韦克斯曼就是其中之一。2012年12月10日,在第十一届中国国际人才交流大会上,他获颁国家特聘专家证书。鉴于学术贡献和对华友好, 大卫·韦克斯曼教授荣获2013年度中国政府“友谊奖”,于2013年9月29日下午在人民大会堂参加了中国政府“友谊奖”颁奖典礼。9月30日下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人民大会堂亲切会见了大卫等荣获2013年度中国政府“友谊奖”的外国专家以及他们的亲属。大卫说:“友谊没有国家的界限,对于中国政府给予的嘉奖和中国朋友给予的肯定,我很感动,也很感恩。我目前做的还是太少,能做的还有很多。

韦克斯曼夫妇

韦克斯曼夫妇

“外专千人”夫妻档的中国缘

大卫·韦克斯曼,复旦大学计算系统生物学中心特聘教授,主要从事定量生物学领域研究;他的妻子玛瑞·哈德是复旦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系特聘教授,同时担任英国布莱顿大学可持续发展统筹中心主任,主要研究可持续发展应用项目。他们都是国家“外专千人计划”专家。“在全职到复旦工作以前,其实我已经来过中国三四次,所以对我来说,这里并不是一个全新的地方。我对中国一直很感兴趣,中国发展变化之快给我的每一次经历都带来了新的感触。当机会来了,而我没有去珍惜的话,若干年后我肯定会非常后悔。”大卫讲起了他同中国结缘的故事。

一次偶然的机会,大卫结识了到英国讲学的复旦大学计算系统生物学中心主任冯建峰,两人对跨学科教育都有独特见解,相见恨晚,结下了深厚情谊。在冯建峰的邀请下,自2009年起,大卫以复旦大学客座教授的身份多次访问中国。

当大卫得到全职到复旦工作的邀请后,他对妻子玛瑞说:“我对这个机会非常感兴趣,但是,只有你跟我一起去,我才会去。”于是在冯建峰的帮助下,玛瑞和复旦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系取得了联系,进行了考察与交流。

这样,2011年7月,大卫辞掉在英国苏塞克斯大学的教职,同妻子玛瑞全职来到复旦大学工作。

夫妻俩的教学风格

在教授学生的时候,大卫一直坚持用黑板,“我不太喜欢用PPT,我喜欢写在黑板上,无论在伦敦还是在上海。对于数学类学科,黑板是个很棒的媒介,你需要向学生们展示你的思路,学生们会有不同问题,你可以随时调整你的板书。”他曾经在一个班里做过一个小调查,征询学生对黑板或PPT的选择,40个学生有39个都选了黑板板书。

“中西方教育文化、背景存在差异,而中外学界能否很好地磨合、形成合力,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彼此之间的了解和信任。”大卫说,“来到复旦,我希望协助复旦大学计算系统生物学中心建设得更好,希望让中国在计算生物学领域扮演更重要的角色。我非常珍惜课堂上每一次与学生的互动,也很享受每一次中外教授间的交流和探讨。”

据他的学生说,大卫有多项研究在学界有着重要的影响,但是他与大家的交流却不像传统意义上的师生,没什么架子可言,更像是朋友。

谈到妻子玛瑞的教学,大卫笑言:“她的教学方法比我有趣多了,很活泼,很生动。”

玛瑞是英国苏塞克斯大学核结构专业博士,后任英国布莱顿大学可持续发展统筹中心主任。她的课堂有趣且有启发。例如,她和学生们一起在上海普陀区的居民小区调研垃圾分类情况,探讨中国居民对小区的归属感在当中起到的作用,鼓励并且激发学生有不同的想法。每次到小区调查,玛瑞都会要求大家一斤斤地称量不同垃圾的分量,由此掌握垃圾分类的数据。如果你看到一个外国女教授在上海的居民楼前拾垃圾,请不要感到奇怪。

结语

大卫非常喜欢上海这座城市:“我喜欢有人气、充满活力的城市,我在伦敦长大,这里有点像我长大的环境。”谈到业余生活时,一直比较严肃的大卫终于幽默了一把:“什么是业余生活?我怎么不知道这个词?那是什么意思,你能告诉我吗?”他笑着想了一下,说:“如果非要说业余爱好,那么观察人们的生活方式就是我的一个爱好。”他很享受自己目前在复旦的学术生活。“现在对我而言,科学研究就是我的整个生活。”